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8th Apr 2013 | 一般 | (9 Reads)
八哥回來 一天,下班回家。妻子告訴我,八哥在三樓窗戶邊空調管道的洞裡做了巢。聽到這個消息,又驚又喜,八哥這種小精靈,在我的記憶中已是二十年前的事了。這是一種非常美麗的鳥,長得非常可愛。通體一身黑,全身的羽毛像黑緞子似的,比洗髮水廣告裡模特的頭髮還要美。一張嘴特別尖,特別長,呈淡黃色的,叫起來很動聽。還有一雙小眼睛黑亮黑亮的,一對細細的腳就像蘆柴棒似的,腳爪子又細又彎,卻堅而有力。 每年當春回大地,小草從地裡鑽出來,柳樹長出剪刀的似的細葉,粉紅的桃花引來嗡嗡蜜蜂的時候。農民朋友吆喝著耕牛,翻耕著農田,一塊塊土地被翻起,順勢把躲在田里的泥鰍和蟲子掀了起來,八哥跟著耕牛後面,一跳一跳的,撿尋著美食。它們時而從這塊田飛到那塊田,時而相互追逐,時而站在較高的泥垛上對唱。這悅耳的歌聲便是我童年時最美的音符了。 漸漸地,一塊塊田地被平整,插上了綠油油的禾苗。田野裡,山川上,到處披上了綠色的新妝,房前屋後的樹上長滿了茂密的葉子。八哥這個小精靈,也和我們躲起了捉迷藏似的,鑽進了綠的海洋,很難尋覓,只有當它那清脆的歌聲,從濃密的樹叢中優揚而出,透過樹葉投下的斑斕陽光,才能隱約可見那烏黑的精靈,在枝頭翹首高唱。那時,能捉住一隻八哥成了童年的奢望。特別是聽大人們說,八哥可以學人說話的,對養八哥的願望便越發強烈了。 從大人們那兒使我知道,成年的八哥是很難捉到的,只等八哥孵了小八哥,抓來養大,剪掉舌尖就可教它學人說話了。八哥的巢是建在房簷下的牆洞裡的。七八十年代,鄉下到處是清一色的磚瓦房,砌牆搭架時,牆體隔一定的高度,留著放橫木架的牆洞。因牆體是空的,牆洞便成了八哥築巢的理想之地了。放學回家後,便邀上夥伴,繞著每家的房子前後尋找八哥的巢了,找到巢就迫不及待地要求大人,扛木梯為我們掏鳥窩。大人們會耐心告訴我,有小八哥的巢會發出嘰咕的叫聲,只有當小八哥長到將會飛的時候才能抓的,不然太小了,養不活的。因此我終日期盼著這一天的到來。終於有一天,鄰居的大哥對我們說,現在可以捉小八哥了。他扛來長長的梯子,爬到有八哥巢的牆洞邊,順順當當地捉下了幾隻活蹦亂跳的小八哥。小八哥被我們捉到家裡養,孩子是高興了,可愁壞了八哥的父母,連著一個星期都在屋簷邊淒慘地叫著,呼喚著他們孩子。然而更不幸的卻在後面,接下來,小朋友的小八哥不是被貓咬死了,就是思念他們的父母,慢慢的憔悴死去。連著幾年,我都沒有養活一隻八哥,還是隔壁的大哥倒是養活了一隻,只是從沒教會八哥學人說話。 不知農村的孩子是否都會像我一樣,掏了許多八哥巢,導致八哥越來越少了;也不知是不是稻田里到處灑滿了烈性農藥,八哥很難覓食,或是吃了沾了毒藥的蟲子死掉了,還是別的原因。八哥一年比一年少了,就連築巢築在高高樹上的喜鵲也少了,幾年過去,我再也沒有見到了八哥,還有喜鵲和許多不知名的鳥兒。我暗暗自責起來,要是當初不去損害這些鳥兒有多好呀,至少還可以聽到它們清脆的叫聲吧。 時隔二十多年了,當八哥再次到來,你說我此時會是一種怎樣的心情呢?我爬上三樓,空調管道預設的管裡,八哥叼了許多枯草,但因塑料管光滑直透,許多枯草被風吹到了房間裡,我拿出一件舊衣服把管道朝房間的內側堵了起來,想必八哥做巢再不會被風吹散吧!兩個月後,妻子對我說,房子後面私立中學,有一位年紀較大的老師,在私立中學搞管理的,以前是搞園林,養過很多年鳥,很有經驗。想出100元一隻買巢裡的小八哥。想起小時候被我折騰的小八哥,我當即拒絕了。小八哥後來順利地長大了,一共是四隻,每天都會和它的父母停在屋前的樹上或電線桿上,嘰嘀地叫著。後來,每年到了春天,八哥還會到我家築巢,是不是原來的八哥呢?我一直無從知曉。就這樣過了幾年,我的小孩也到了我孩時的年齡,吵著要抓巢裡的小八哥。我說:“這就是我們家的八哥呀,你把它抓下來,離開了父母,會活不成的。你每天看著它在屋簷上、電線上、樹上歡躍,不是很好嗎?”孩子很聽話,從此沒說過抓八哥的事,偶而回家,還會對我說,爸,你看樹上的八哥在叫呢,我有時也會看見幾隻八哥在樹椏上休憩。 春去冬來,當電視裡、報紙上報道“天網”時,我也會在心裡想,我家屋簷下那些八哥會躲過這樣的劫嗎?今天,當我孩子在日記裡寫到《八哥回來》,我仰頭看看屋前的樹上站著的八哥,彷彿自己又回到了童年那個時代,想起那個捏泥巴、吹肥皂泡、折紙飛機、推鐵環、捉昆蟲的我,不正是一隻小八哥嗎?想著、想著……,我會心地笑了。

| 3rd Apr 2013 | 一般 | (2 Reads)
江流水湧,每一個瞬間那麼楚楚動人,眼瞼閃過一絲笑意。恬靜幸福的神情,臉頰鬢角相當,模糊的窗子邊緣,桌面上擺放著磨得光滑的鵝卵石,同樣溫情的一吻,水的陰影處有一些碎片,頭頂飄來遠方的鳥語花香,一股熱流,嘴裡嚼著東西,黑暗中默默祈禱幾分鐘,某種不可思議的閃電的光亮。一盞亮著的檯燈,能自豪嗎?深沉的呼吸脈動著。 片刻的寂靜,或許,還活著,坐在窗前,吐一圈煙圈,一切平常到麻木的狀態。把身子一弓像只蝦米,煙灰缸、書架,如果你願聽,我們就談談,那傍晚時分的許諾,溫暖濕潤的空氣,歌聲漸漸低沉下去。把頭擱在我肩膀上,能漫步到遠方的大海和草原嗎?一爿花店,一聲祝福!用手絹掩住嘴唇,或許,一棟棟建築很協調,沾滿水珠的玻璃,斜飄的的雨線,不知過去了多少時光,一間拱頂小屋,寬敞的玻璃櫥窗。 許多朋友在一起作伴聊天,微笑一下露出笑臉作答,有人輕輕拍你的肩膀,窗外街道上的霓虹燈又重新亮起來,夜的黑暗,記憶如狹長的山谷,有寂寞,是奇怪的一滴水的功效,天窗消逝。若干年後,你獨自呆在家中。男人或是女人?孤獨是可恥的嗎?不可琢磨的美,像一隻貓在房間裡來回走動。許多事件和想像的魅力,有些害羞,是一朵含羞草的樸樹迷離嗎?倚著潮濕的牆壁,窗外的樹枝,淚水模糊了你的眼睛: “年輕,比你漂亮!” 能看見彼此的眼睛,那麼多時光不在你身邊,門被風緩緩吹開……

| 14th Jul 2012 | 一般 | (3 Reads)
  肉果快要成熟時,會產生許多複雜的變化。青綠色的果實變得黃橙橙、紅艷艷;堅硬酸澀的果肉會變得芳香甜美、鮮嫩多汁。

| 23rd Jun 2012 | 一般 | (2 Reads)
遙遠的地方,一望無際的戈壁、黃沙、鹽鹼。 古老的烽火台流痕斑駁,依稀殘存著往日戰火硝煙,一年四季,風總是直直地吹著,無所顧及、無所阻礙。戈壁的風,沒有把兩千年的秦長城吹倒,我依稀聽見,殘垣斷壁裡滾動著祖先的靈魂,那是吶喊了兩千年的靈魂,等待了兩千年的靈魂! 不知從何年何月起,我們的祖先從遠方遷徙而來,帶來了牛羊、籽種和馬匹;帶來了羌笛與牧歌,還有困惑與悲傷……祖先們坦蕩生息,坦蕩如戈壁之風。 風,直直地吹了兩千年,我們的祖先又從何時經歷了硝煙瀰漫的苦難?又在何時飽受了飢餓與死亡的不幸?華夏的祖先啊,是你們,在遠離中原的長城腳下,點燃了驅趕豺狼的第一堆篝火;迎來送走絲綢之路的匆匆過客,在物質極其貧潰的生存環境中,將華夏的文明延續。 走近戈壁! 那裡生息著我的兄弟姐妹,他們曾經用干牛糞為我煮開了雪山的水,她們在腿上為我搓?麵條,這是用西部人淳樸的熱情,給我最盛情的款待! 沙丘旁、長城下,倔強的紅柳從鵝卵石下鑽出來,從厚厚的鹽鹼土下將生命的胚芽伸向太陽,它如戈壁一般沉默,它冷凝而熱烈! 當五月的風從很遠的海邊吹來,戈壁上的沙棗花開啦!小小的、黃色的花朵透著清麗、香氣濃郁、經日不散。沙棗花開放時,如果你走進戈壁,那麼和沙棗花一樣美的姑娘一定會送你一束沙棗花!美麗的姑娘和沙棗花令你動情,使得你的靈魂淨化……沙棗花給荒涼的戈壁灘帶來無限春光!沙棗花是大戈壁的天師,它給前來戈壁的外鄉人多少熾烈與情愛,沙棗花和美麗的戈壁姑娘在盼著你!我的朋友! 戈壁的太陽總是高高掛在天上,到夏天,遲遲不肯落下,它依戀著勁風吹動的戈壁,忠實的守衛著那一片清寂、廣袤與神奇。 或許,你還能看到戈壁灘上奇妙的海市蜃樓,飄渺又虛幻。 西部,我貧窮、廣闊的土地!在一夜間就能行走數里的沙丘、滾燙的鵝卵石、大?轆老牛車碾過的黃土道、一排排矮小的“干打壘”裡暗淡的光線下,排列著破舊桌椅、四面透風的教室;一些地方仍然有缺醫少藥的農牧民和牲畜,有為溫飽犯愁的夜晚;有中途輟學和背不起書包進學堂唸書的青少年和兒童,雙雙含淚的眼睛是多少代戈壁人的期盼!這一雙雙眼睛深深地、深深地扎進我記憶裡疼痛的部位。 西部,高闊的藍天,聳入雲端的白楊,祁連山的雪水、沙棗花一樣的戈壁姑娘啊!你在等待嗎? 西部,我的青春、我的初戀!

| 16th Jun 2012 | 一般 | (2 Reads)
清晨,我漫步於田壟。 細聽田壟斷水平靜的鼾聲 撫平那些嬌羞的花朵、 那一地的草尖兒。 我不滿足了 這美妙的清晨。 那片草地,盡情的奔跑啊。 鳥兒醒了 野雞也開始撲慝了。 花兒、草兒漸漸露出了迷糊的眼、 伸開了嬌嫩的手呵……

| 5th Jun 2012 | 一般 | (2 Reads)
前幾天,辦公室的電腦壞了,所有的數據沒有了,雖然,我曾把硬盤拿給電科的電腦高手,但是沒有能把數據要回來。幾年來,有很多重要的相片沒有了。心裡特別失落。這可是真真正正的歸零。於是,歸零的心態還是要有的。加上前幾天,遇到一些很令人傷心的事情。於是昨天我又回芳屋,看看年邁的父母,呼吸新鮮的空氣。 每次回家,都不容易。回家的路雖然不算遙遠,但是免不了要穿越幾個縣城和小鎮,要穿街過巷,遇到小街鎮的街日,就很難過去。芳屋是我老家村子名字。單從名字看,就知道是個美麗的地方,這裡山清水秀,人情樸素。城市,曾經是我嚮往的地方,那裡有高樓大廈,有豪宅名車,有很多山裡人的夢想。如今,幾年的奮鬥,山民變市民,有房有車了。由於父母每次來南寧都不習慣長住,長的個把星期,短的兩三天。於是我經常回老家,回去看看芳屋的山,喝喝芳屋的水,回憶山裡的童年。 剛到家門口,小狗就來迎接了。南寧到江寧兩百多公里,走了近四小時。鎮裡到村裡去年已經硬化了,路很通暢的。父母早煮好飯菜等著了,看著他們臉上的那份笑容,那份開心,無法是文字和金錢去衡量的。這次回家,沒有禮物,就帶了一件紅酒回來,因父親近年來喜歡喝紅酒。來不及休息,我就拿了菜刀到菜地砍甘蔗。母親是很勤勞的,家裡種的甘蔗都有黃皮和黑皮兩種。我每種各砍了一根。家裡的甘蔗特別甜,因為這裡包含母親大多大多的辛苦。嚼著甘蔗,我覺得自己好幸福。在童年裡,家裡雖然不識最富裕的人家,但是父母的雙手讓我們姐弟幾個過得很好,嶺南主要的水果,家裡都種有。於是村裡很多孩子都羨慕自己,因為同樣的土地,不同的耕耘,因此也有不同的收穫。 父母真的老了,花白的頭髮,深深的皺紋,裸露的青筋,瘦小的身材……也許好多人說了,等我當大官了,我再去孝順父母;等我發財了,我再回去看望父母。但是他們卻不知道,父母已經等不了。於是,我開始加大油門,穿越鄉村小路,向城市狂奔,向著新的目標前進。

| 1st May 2012 | 一般 | (3 Reads)
在路上,大多數人都有自己的嗜好。當通訊工具越來越發達的今天,只要出門,你會發現路上的人都在玩手機。千姿百態,各顯其美。作為道具,是手機成全了他們完美的旅途。但我相信他們的完美,依然是建立在孤獨之上的。對於後現代糜爛的空虛與無聊病,這是高科技時代最無能的體現。人們怎能依靠半金屬的耳機,將自己幽閉在一個晃晃悠悠的小世界裡,隔絕周圍所有的聲音呢? 難道獨食的味道真的比他人分享更好嗎? 在一次短暫的旅途中,我遇到一位與眾不同的司機。顯然,他十分懂得與人分享的融洽之美。那是有著法國自然派畫家薩賀芬路易一樣氣質的大唐卓瑪邀我去郊外看畫展而特別派來的一輛小車。當司機拔通我的電話後,幾分鐘我便順利找到停靠車輛的地方。我並沒有坐在他並排的前座,而是選擇了坐在他的後面,一邊欣賞他播放的動聽歌曲,一邊觀看他的背影。這是我習慣與陌生人保持的一種距離,偶爾還能從後視鏡裡窺見他臉龐的一部分。我們什麼也沒說,連一句招呼也沒打,甚至就連彼此正面看一眼的細節也全部忽略了。因為那些歌曲傳遞出的親切氛圍,似乎兩個人一下子找到了久違的老朋友的感覺。 司機察覺到了什麼,側面微微笑,後視鏡裡,他含蓄極了。一隻手撐著方向盤,另一隻手刻意將音響調試出更加好的效果。路上飄出的歌曲,真是有些奇妙。每一首歌都像窗外凌空出世的朵朵芙蓉,彷彿感覺那個時代的歌者全集合在眼下面對我們歌唱,他們熟悉的面孔忽然變得那麼遠又那麼近。曾經這些歌者幾乎每人都有一首紅遍大江南北的代表作,隨便拉出幾個來,就讓人久久不能忘懷。《明天你是否依然愛我》,《再回首》,《我的未來不是夢》,《戀曲1990》,《你走你的路》,《大約在冬季》,《不是我不小心》,《我是一隻小小鳥》,《愛的奉獻》……他們的歌聲,很適宜此時我正通向畫展路上的心情,也足夠配合我微閉雙眼,不太注重坐姿,緩慢又無所謂的思緒。我想,或者這就是一幅小油畫的情調吧。 每每聽到一首歌的高潮部分,我就會不由自主地跟著歌者的感覺走,和聲高唱,讓歌聲乘著風的翅膀飛出窗外,當風和陽光掠過耳畔,穿過我的血液,爬上我的雙肩,那一瞬間,我感覺我的手變成了路邊曼妙的樹丫。我看見寬敞的公路兩旁舉滿了粉紅的芙蓉,它們在向我點頭微笑,離我的心越來越近,越來越多的綠襯托著那分外的紅,真叫人想停下來,融入那淡然芬芳的景致中。相對於辦公室的美女,我更願意關心自然的花朵。因為它們的微笑可以直抵人的內心,而她們現實又針對性的笑容,則常常只能讓男人霧裡看花。 路上的車和人越來越稀少,移動的陽光在路上開始做夢了,那麼多光線擠在一起打盹,眼前不斷幻化出漂亮的畫布,還有泥巴、青草、野花、岩石、樹枝混淆在一起的自然顏料,它們在另一個空間安靜地等待著。我知道我已被油畫之美狠狠擊中。此時,大唐卓瑪的電話響了。而車裡的歌聲仍在飛,剩下的只有我們不同的時空和我們曾經一起熱愛的田野。這是九月的成都平原,空氣中到處瀰漫著花香與陽光。不遠處的高架路、地鐵口、商場、別墅,正一步步延伸到炊煙飄渺的鄉捨農房,遼闊的田野別無選擇地選擇了退步,城鄉接吻的世界田園城市,離我們真的不再遙遠! 我不停控制著內心奔湧的音符,在電話裡輕輕告訴大唐卓瑪,到了,到了,我們快要到了。如同車內奔湧著黃桷蘭的暗香,讓人不時觸摸到心靈上緩慢長出的常青籐。我和司機依然無語,生怕多餘的聲音捏碎了那時的記憶。 其實這算不上一次像樣的旅途,卻因那些花兒,那些歌聲,那些一去不復返的舊時光,點燃了一路奇妙的遐思與惆悵。後來,望著牆上那一幅幅瀰漫著川西風情的小油畫,我把旅途上這段看似難入畫面的經歷毫無保留地告訴了大唐卓瑪,我說我真的很感激她派來接我的師傅,儘管直到分手,我們一句話也沒說,但他讓我做了一個最重要的決定,只是我沒讓他知道原因和結局。他必將成為我懷念另一個時代的歲月留聲機。 文章來源:駱抗先與劉志華的乙肝頻道 |《農村青年》雜誌 | Buzzworthy |省登宇的部落格 | 細節決定成敗 |水平閣的星座BLOG | 煦輝的BLOG |Alt-log | 劉文元部落格 |毛髮移植蔣醫生的BLOG |

| 27th Apr 2012 | 一般 | (8 Reads)
人總有春風得意的階段,或有辛酸坎坷;否則一半那不是完整的人生。 二十一歲的我參加過高考,因分數線的限制,志願填得偏高,結果適得其反,明落深山。 二十六歲那年,我父親得到黨的平反落實政策。娶了個漂亮能幹的妻子,後來她棄我而去。 在山東棲霞給別人打水井,兩個多月工頭一分錢沒給,我自得四處奔波;女兒六歲,兒子四歲,在家受盡了苦頭在家甚至連飯都弄不熟,我的心碎了。在威海工地給別人打工七個多月,狠心的工頭老闆分文不給;在青島火車站修站台一個多月,黑心工頭不給錢,要飯回家。到家見孩子們渾身上的濃泡麵黃肌瘦我揪心的痛,淚如雨注,嚎頭大哭。 1996年也養過山羊,因為小孩子付學費比較昂高,鹽米醬醋電,都沒有經濟來源,年頭盼到年底就是幾隻羊,日不付出,度日如年,債台高築,可謂是飽嘗了人生的艱辛。叫天天不應,喊地地不靈,處於水深火熱之中。 從職業上講,我也是個農民。但我沒有立錐之地,因為87年我將天地退給了生產隊,到現在我寸厘土地都沒有,別人享受的改革開放的成果,每年每人可領到土地補償近百元。我分文沒有,並且我的兒子有精神分裂症比較嚴重,我本人也有糖尿病。沒有得到政府和當地領導的半點撫慰和關照。前二十年能幹活的時候,因法律不健全得不到出門打工的工資保障,現在有黨和政府撐腰,給農民工有相當的社會保障和工資保障,因為體弱多病現已喪失了勞動能力,真是叫天天不應,喊地地不靈的日子裡掙扎。誰能理解我?誰能為我討回公道? 生活再艱辛但,我一直喜歡文學愛黨愛國寫的文稿以百斤計算,成敗與否,但我一如既往執著…… 熱愛名族,熱愛九百六十萬平方公里的大好江川河流。我脈博裡永遠是中華炎黃子孫的血,但是再大太陽的時候還是有擋住光輝的障礙物。我堅信太陽永遠是溫暖的;黨和政府是英明的! 文章來源:春天花會開 |啞巴花@天地之間一棵美人 | 南方週末李鐵的部落格 |飛 翔 心 晴 | 沐童——寂寞的撒旦 |鐵齒鋼牙——銅豌豆 | 蘇芩 - 女性觀察 |董易林居家風水部落格 | lijiangtour的BLOG |E-Media Tidbits |

| 20th Apr 2012 | 一般 | (292 Reads)
學 名 :Geoemyda Spengleri 原 產 地 :國內分佈於廣西、廣東、湖南等地。國外分佈於越南、蘇門答臘、沖繩。 體 長 :成體有10-13cm 黑胸葉龜,屬於小型的澤龜,在市場上買到的,差不多全是野外捕捉之個體,對環境轉變不易適應,在人工圈養環境下,不易養得長久,是種不太建議作為入門的龜種。但因其小巧有致的外型,兼當適應環境後,會主動 向飼主討食,在以前這種龜一向也是很多中國顯貴的寵物,一般人工飼養下,很少可養活超過兩年。 這是一種小型的龜類,成龜背甲長約10-13 cm,寬約 7 cm,殼扁平。頭小,上喙略鉤曲,眼後有米黃色線狀紋,四肢及尾巴散佈有黃或紅色蜿紋。背甲前後緣呈明顯鋸齒狀,背甲有脊陵三條,正中平寬、兩側則較細短。背甲淺棕色或桔黃色,腹甲棕 黑色,其兩側有淺黃色紋。雄龜除了腹甲略凹的特徵外,尾巴也特別的長。 飼養設備只須要一個較高身而闊的飼養箱或水族缸,但高度必須要高於其甲長兩倍或以上,因它們的攀爬力超強。底材可用麥飯石混和木屑(供爬蟲用的)或椰殼碎(供爬蟲用的),鋪設5-8cm厚,當然要預備一個可供匿藏的石洞,一盞40-60watt的UVA燈及一張電氈即可。 飼養箱內三份二地方,該佈置成陸地,三份一是水池,因為黑胸葉龜不擅游泳,若水深高於其身體厚度兩倍以上,容易溺水,故此水深該是其身體厚度一半左右。 在日間保持在攝氏23-25度,晚上約維持於攝氏18-22度左右,濕度須長期介乎70-85%之間。當溫度太高時,它們會出現夏眠形象,而溫度低於攝氏20度時,食慾及活動 力皆大幅下降。 凡是會動 的小昆蟲或動物,差不多全可投喂,但蝌蚪或豐年蝦、龜糧則可免了,而網主則通常供應蟋蟀以作主食,偶爾投喂蠶蟲、大麥皮蟲或去掉後腳之草蜢、及小魚、貓糧、初生未開眼的幼鼠等,另外還會偶爾供應木瓜 、香蕉、橙、柚或芒果,或者其他味甜而香之水果,至於蔬菜則可省了。每兩星期供給鈣粉及維他命補充劑一次,把鈣粉及維他命補充劑撒在食物上。餵飼時間多在黃昏或晚間,因它這段時間較活躍,食慾亦較好。食量方面,每隻黑胸葉龜,通常一次約可吃下2-4只蟋蟀和兩條大麥皮蟲,一星期餵飼五次。 還有幼龜喜歡把食物拖入水中進食,及在早上、中午時段,到水池喝水或浸泡,所以飼主該每天換水。 黑胸葉龜不太喜歡過光,和太多外界騷擾的環境,在太光的環境下,若缺 乏匿藏的地方,會影響其情緒和食慾。雖說怕光,但它們較喜歡在清晨或傍晚時候,享受太陽光的照射。它們日間多躲在匿藏的石洞中休息,在早上或仿晚時份開始覓食。於飼養日子久了後,黑胸葉龜會主動 走到飼養箱邊討食。

| 15th Apr 2012 | 一般 | (13 Reads)
在第一款Raylor推出21年之後,泰勒梅再度推出一支以Raylor命名的鐵木桿,新Raylor的桿面傾角有19度與22度,在長草區能有如此高效率表現,歸功於兩個關鍵特色的結合:第一,V型桿頭前緣設計,讓桿面可以滑過濃密的長草,紮實擊球。第二,桿底形狀類似船形,從兩側往上傾斜的桿底設計,能將草葉分開,並讓桿頭利落地在長草中滑動,速度不會被拖慢或是卡住。這兩項設計讓Raylor的底部面積減少了23%,這正是決定桿頭在長草區中移動的關鍵要素。   由於Raylor特殊的桿底設計,面對側坡球位時,Raylor也能幫你將球打得更紮實。Raylor和普通鐵木桿相比,桿頭跟部與趾部抵抗阻力的效果提升了70%,換句話說,當球位高於或低於你的雙腳時,Raylor將會像變魔術一樣地讓你更易紮實擊球。   有了V型桿頭前緣設計、獨特的Raylor底部設計、出色的低重心位置、跟部到趾部的精巧尺寸以及更長的桿身,誕生出這支能極度輕鬆地在長草區起球的鐵木桿。Raylor在良好球位上的表現也同樣出色,如果想在果嶺附近打出低滾球,Raylor也是很好的選擇,特別是球停在果嶺與長草區邊緣的時候。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