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23rd Jun 2012 | 一般 | (2 Reads)
遙遠的地方,一望無際的戈壁、黃沙、鹽鹼。 古老的烽火台流痕斑駁,依稀殘存著往日戰火硝煙,一年四季,風總是直直地吹著,無所顧及、無所阻礙。戈壁的風,沒有把兩千年的秦長城吹倒,我依稀聽見,殘垣斷壁裡滾動著祖先的靈魂,那是吶喊了兩千年的靈魂,等待了兩千年的靈魂! 不知從何年何月起,我們的祖先從遠方遷徙而來,帶來了牛羊、籽種和馬匹;帶來了羌笛與牧歌,還有困惑與悲傷……祖先們坦蕩生息,坦蕩如戈壁之風。 風,直直地吹了兩千年,我們的祖先又從何時經歷了硝煙瀰漫的苦難?又在何時飽受了飢餓與死亡的不幸?華夏的祖先啊,是你們,在遠離中原的長城腳下,點燃了驅趕豺狼的第一堆篝火;迎來送走絲綢之路的匆匆過客,在物質極其貧潰的生存環境中,將華夏的文明延續。 走近戈壁! 那裡生息著我的兄弟姐妹,他們曾經用干牛糞為我煮開了雪山的水,她們在腿上為我搓?麵條,這是用西部人淳樸的熱情,給我最盛情的款待! 沙丘旁、長城下,倔強的紅柳從鵝卵石下鑽出來,從厚厚的鹽鹼土下將生命的胚芽伸向太陽,它如戈壁一般沉默,它冷凝而熱烈! 當五月的風從很遠的海邊吹來,戈壁上的沙棗花開啦!小小的、黃色的花朵透著清麗、香氣濃郁、經日不散。沙棗花開放時,如果你走進戈壁,那麼和沙棗花一樣美的姑娘一定會送你一束沙棗花!美麗的姑娘和沙棗花令你動情,使得你的靈魂淨化……沙棗花給荒涼的戈壁灘帶來無限春光!沙棗花是大戈壁的天師,它給前來戈壁的外鄉人多少熾烈與情愛,沙棗花和美麗的戈壁姑娘在盼著你!我的朋友! 戈壁的太陽總是高高掛在天上,到夏天,遲遲不肯落下,它依戀著勁風吹動的戈壁,忠實的守衛著那一片清寂、廣袤與神奇。 或許,你還能看到戈壁灘上奇妙的海市蜃樓,飄渺又虛幻。 西部,我貧窮、廣闊的土地!在一夜間就能行走數里的沙丘、滾燙的鵝卵石、大?轆老牛車碾過的黃土道、一排排矮小的“干打壘”裡暗淡的光線下,排列著破舊桌椅、四面透風的教室;一些地方仍然有缺醫少藥的農牧民和牲畜,有為溫飽犯愁的夜晚;有中途輟學和背不起書包進學堂唸書的青少年和兒童,雙雙含淚的眼睛是多少代戈壁人的期盼!這一雙雙眼睛深深地、深深地扎進我記憶裡疼痛的部位。 西部,高闊的藍天,聳入雲端的白楊,祁連山的雪水、沙棗花一樣的戈壁姑娘啊!你在等待嗎? 西部,我的青春、我的初戀!

| 16th Jun 2012 | 一般 | (2 Reads)
清晨,我漫步於田壟。 細聽田壟斷水平靜的鼾聲 撫平那些嬌羞的花朵、 那一地的草尖兒。 我不滿足了 這美妙的清晨。 那片草地,盡情的奔跑啊。 鳥兒醒了 野雞也開始撲慝了。 花兒、草兒漸漸露出了迷糊的眼、 伸開了嬌嫩的手呵……

| 5th Jun 2012 | 一般 | (2 Reads)
前幾天,辦公室的電腦壞了,所有的數據沒有了,雖然,我曾把硬盤拿給電科的電腦高手,但是沒有能把數據要回來。幾年來,有很多重要的相片沒有了。心裡特別失落。這可是真真正正的歸零。於是,歸零的心態還是要有的。加上前幾天,遇到一些很令人傷心的事情。於是昨天我又回芳屋,看看年邁的父母,呼吸新鮮的空氣。 每次回家,都不容易。回家的路雖然不算遙遠,但是免不了要穿越幾個縣城和小鎮,要穿街過巷,遇到小街鎮的街日,就很難過去。芳屋是我老家村子名字。單從名字看,就知道是個美麗的地方,這裡山清水秀,人情樸素。城市,曾經是我嚮往的地方,那裡有高樓大廈,有豪宅名車,有很多山裡人的夢想。如今,幾年的奮鬥,山民變市民,有房有車了。由於父母每次來南寧都不習慣長住,長的個把星期,短的兩三天。於是我經常回老家,回去看看芳屋的山,喝喝芳屋的水,回憶山裡的童年。 剛到家門口,小狗就來迎接了。南寧到江寧兩百多公里,走了近四小時。鎮裡到村裡去年已經硬化了,路很通暢的。父母早煮好飯菜等著了,看著他們臉上的那份笑容,那份開心,無法是文字和金錢去衡量的。這次回家,沒有禮物,就帶了一件紅酒回來,因父親近年來喜歡喝紅酒。來不及休息,我就拿了菜刀到菜地砍甘蔗。母親是很勤勞的,家裡種的甘蔗都有黃皮和黑皮兩種。我每種各砍了一根。家裡的甘蔗特別甜,因為這裡包含母親大多大多的辛苦。嚼著甘蔗,我覺得自己好幸福。在童年裡,家裡雖然不識最富裕的人家,但是父母的雙手讓我們姐弟幾個過得很好,嶺南主要的水果,家裡都種有。於是村裡很多孩子都羨慕自己,因為同樣的土地,不同的耕耘,因此也有不同的收穫。 父母真的老了,花白的頭髮,深深的皺紋,裸露的青筋,瘦小的身材……也許好多人說了,等我當大官了,我再去孝順父母;等我發財了,我再回去看望父母。但是他們卻不知道,父母已經等不了。於是,我開始加大油門,穿越鄉村小路,向城市狂奔,向著新的目標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