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27th Apr 2012 | 一般 | (8 Reads)
人總有春風得意的階段,或有辛酸坎坷;否則一半那不是完整的人生。 二十一歲的我參加過高考,因分數線的限制,志願填得偏高,結果適得其反,明落深山。 二十六歲那年,我父親得到黨的平反落實政策。娶了個漂亮能幹的妻子,後來她棄我而去。 在山東棲霞給別人打水井,兩個多月工頭一分錢沒給,我自得四處奔波;女兒六歲,兒子四歲,在家受盡了苦頭在家甚至連飯都弄不熟,我的心碎了。在威海工地給別人打工七個多月,狠心的工頭老闆分文不給;在青島火車站修站台一個多月,黑心工頭不給錢,要飯回家。到家見孩子們渾身上的濃泡麵黃肌瘦我揪心的痛,淚如雨注,嚎頭大哭。 1996年也養過山羊,因為小孩子付學費比較昂高,鹽米醬醋電,都沒有經濟來源,年頭盼到年底就是幾隻羊,日不付出,度日如年,債台高築,可謂是飽嘗了人生的艱辛。叫天天不應,喊地地不靈,處於水深火熱之中。 從職業上講,我也是個農民。但我沒有立錐之地,因為87年我將天地退給了生產隊,到現在我寸厘土地都沒有,別人享受的改革開放的成果,每年每人可領到土地補償近百元。我分文沒有,並且我的兒子有精神分裂症比較嚴重,我本人也有糖尿病。沒有得到政府和當地領導的半點撫慰和關照。前二十年能幹活的時候,因法律不健全得不到出門打工的工資保障,現在有黨和政府撐腰,給農民工有相當的社會保障和工資保障,因為體弱多病現已喪失了勞動能力,真是叫天天不應,喊地地不靈的日子裡掙扎。誰能理解我?誰能為我討回公道? 生活再艱辛但,我一直喜歡文學愛黨愛國寫的文稿以百斤計算,成敗與否,但我一如既往執著…… 熱愛名族,熱愛九百六十萬平方公里的大好江川河流。我脈博裡永遠是中華炎黃子孫的血,但是再大太陽的時候還是有擋住光輝的障礙物。我堅信太陽永遠是溫暖的;黨和政府是英明的! 文章來源:春天花會開 |啞巴花@天地之間一棵美人 | 南方週末李鐵的部落格 |飛 翔 心 晴 | 沐童——寂寞的撒旦 |鐵齒鋼牙——銅豌豆 | 蘇芩 - 女性觀察 |董易林居家風水部落格 | lijiangtour的BLOG |E-Media Tidbits |